天气情况:  农业服务热线:12316
logo
常用电话
三农热线 : 7282316
农业生产 : 7282662
农民减负 : 7282682
农资打假 : 7282680
农业技术 : 7282630  7282676
网站技术 : 18511378858

刘文学的“汶薯”梦



关键字:
发布时间:2017-3-7 15:18:53

编者按:

农谚讲:春耕不肯忙,秋后脸饿黄。春天是农业种植、管理的关键时期,这时候的劳作决定着庄稼的收成。

2月5日,中央公布2017年一号文件,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号角再次吹响。春耕,早已不再是老习俗中简单的试犁动土,而是被赋予了“调整结构”“科技创新”“深入改革”等更多的意义。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面临着怎样的“三农”现状?将要如何改、改成什么样?当前存在着什么问题?围绕着这些,本报推出《春耕走基层》栏目,记者兵分多路,深入田间地头,问“三农”、促改革。

2月17日,记者来到汶上县次丘镇高庄村的一片地瓜种植基地。基地办公室门口挂着两块牌子,“汶上县曙光地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”“汶上县金藤薯业研发中心”,这几年,向客人介绍起基地,这里的负责人刘文学总喜欢提后者。种地瓜种了20年,他也一直朝着“研发中心”这个名头努力着。

从合作社到研发中心,名字的改变从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方向。2月5日公布的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公布,将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提出了调整和改革两大任务。怎样调整种植结构?如何强化科技创新驱动?新型农民又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?记者从刘文学的地瓜地里得出了一些启示。

地还是那片地

要改革先改思想

按照庄稼人的老思想,地瓜大多种在山区贫瘠的土地里,平原地通常用来种植小麦、玉米等粮食作物。可刘文学从20年前就开始在这片平原地里改种地瓜了。

“现在再按老传统种小麦、玉米,根本挣不到钱了。”刘文学说,小麦有补贴还好一些,种玉米几乎是处于赔钱状态。即便是鲜玉米0.35元一斤、干玉米0.7元一斤,要想顺利卖出去也得找关系。按亩产2000斤算,每亩挣700元钱,刚好够半年的土地流转费和买化肥的费用,其余的人工、种子等费用就赔进去了。

在保证粮食安全的基础上,应勇于将“一麦一棒”纳入调整农业种植结构之列。大可将“种什么”的问题放给市场,既然市场有需求,为什么不能将通常在山地里种的地瓜搬到平原地来种?只有不断打破类似的思想禁锢,才能保证农民增收势头不逆转。

2月17日下午,基地地瓜窖门口停着3辆卡车,排队等着装地瓜,与找关系才能将玉米卖出去形成鲜明对比。基地里种了10多个品种的地瓜,即便是最普通的品种产量也能达到3000斤,产量高的,种植3个月亩产高达5000斤。因为产量高、生长周期短、售后服务周到,他培育的地瓜苗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客户,去年,3000亩地的地瓜苗“坐着飞机”销往福建。如今这片基地每年能为刘文学带来500万元的销售额。

科研实验室

应该建在田间地头

“要是有了自己的脱毒室,就可以根据需要培育新品种了,那时候地里不仅有‘渝薯几号’‘龙薯几号’等,还会有‘汶薯几号’。”这些年来,虽然刘文学一直在培育脱毒苗,可每次引进新品种,都要三番五次求助于远在大城市的农业科研机构,有时需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新品种,他一直盼望着能在自己地里建一个地瓜脱毒室。

“要按老样子育苗就和其他育苗户育出来的苗没什么两样了,也就不存在什么竞争力。”在刘文学看来,只有在生产源头不断创新和提高质量才能赢得市场。经过脱毒的地瓜苗几乎没有病毒,产量至少要比普通苗亩产高1000多斤,增产幅度高达20%。

基地办公室里挂着各种奖牌: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、文明诚信个体工商户、科普示范基地……“其实我需要的不是这些牌子,最需要的是‘脱毒实验室’这块牌子。”刘文学说,除了资金问题,他最愁的就是没有技术人员。

大城市的科研机构有那么多高级职称的人,真正服务于“三农”的能有多少?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,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强化科技创新驱动,引领现代农业加快发展。当下,改革一线的科技创新短板越来越明显,呼唤着更多大城市的科研实验室回归田间地头。科研人员下沉,改革主体上进,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释放更多红利。

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

上不得“速成班”

无疑,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,还可能会经历大的阵痛。这个时候,不仅要实现作物的结构调整,生产资料的持续创新,还需要新型农民具备更大的魄力和远见。

“我已经做了20年了,以后还将继续做下去,我不光要上脱毒实验室,还会做产品深加工,形成育苗、种植、储存、深加工的地瓜产业链。”刘文学告诉记者。

2月17日下午,基地育苗室内,工人们正有序地进行着整地、摆放、浇水、盖土等育苗工作。刘文学说,像这样种下以后,正常情况下半个月才能出苗,一个月以后剪苗。等再把育好的地瓜苗种下,收获地瓜,也需要将近半年的时间。

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同于工业等其他行业,工业类一项新技术投入生产线后很快就能见到效果,农业类一粒种子怎么样,总得等到成熟以后才能见分晓。农业产品试验周期长,决定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能操之过急,需要从事这项事业的农民更有耐心。

刘文学告诉记者,这么多年,他几乎将所有挣的钱又都投入到基地建设中去,如今的“积蓄”就是眼前的1000亩地瓜大棚、10多个地瓜品种,还有最近新建的1400吨地瓜存储室。不仅如此,他还对地瓜苗客户提供种植、技术、管理、收获、销售等方面的帮助,对有损失的农户进行赔偿。

子曰:“无欲速,无见小利,欲速则不达;见小利,则大事不成。”现实中,不乏农户在改革过程中只图一时之利,稍有亏损就灰心丧气、改旗易帜。其实,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项事业,不仅不适合“速成班”,也需要耕种者具备长远目光。政府要做的是扫清发展障碍,提供最大支持。相信“刘文学们”的心愿实现之时,也将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长久之日。




上一篇:今年定又是个丰收年
下一篇:济宁日报:汶上升级打造“绿色大粮仓”

版权所有 汶上县农业信息网 © Copyright 2015 - 2018. All Rights Reserved.
设计:Lining studios,制作:李宁工作室,支持:济宁速创科技有限公司 管理 网站地图
本页内容是《刘文学的“汶薯”梦》 返回顶部

鲁公网安备 37083002000009号